生命的最强音——记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先烈

时间:2019-08-14 来源:www.xh-hrwj.com

?

最强烈的生命之声记得湘西和湖北省革命根据地的殉道者

(宏伟的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走长路)生命的最强声音记得湖南西部的革命根据地

新华社武汉八月四号:最强烈的生命之声还记得湘西,湖北的革命根据地

新华社记者张伟,侯文坤,王作奎

如果你今生只能说一句话,你会说什么?

在长江和洪湖的岸边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的生命如此短暂,语言如此坚定。

这些语言有能力渗透历史。

陈步云:做一套儿童衣服

他是一个儿子和一个丈夫。在牺牲之前,他对他的母亲说:“你死后,不要为你烧纸,不要把它给你的孩子,只要给他们一件衣服,然后穿上它。”湖北省监利县革命历史博物馆在策展人龙敏的指导下,《陈步云妻母探狱图》在游客的眼中得到了体现。

陈步云,1927年任中共监利县委书记。他领导了监利农民农民秋收防暴队,并发动了反对反动势力的武装斗争。

1929年2月7日,陈步云在歧口附近的黄桥举行了群众大会。由于叛徒的举报,县党干部和革命群众被国民党军队包围。在关键时刻,群众将陈步云藏在草丛中。

为了恐吓人们投降陈步云,敌人设置了准备开枪的机枪。

“不能拍,我是陈步云,你想抓住!”为了保护群众,陈步云冲出了草地,正义向敌人走去。

敌人利用陈步云折磨他,并带着他的妻子和母亲去拜访他,试图用他的感情软化他。

“革命胜利结束后,请把鞭炮放在我的坟墓里,这样我才能对你感到高兴!”陈步云对妻子和母亲说。

1929年3月22日,陈步云演唱了《国际歌》英勇的正气,才30岁。

龚南轩:投降比去天堂更难。

“参与革命,努力工作;企图野心,中途牺牲;母亲和幼儿,孝义都失败;教育孩子,继续革命;只要真相,就像死亡一样;意志坚定共产党是坚不可摧的,我投降比投天更难!“作为一个父亲,面对他年幼的儿子,龚南轩写下了“拒绝书籍”。

龚南轩于1926年加入共产党。大革命时期,龚南轩和陈步云等人在监利县建立和发展了中国共产党的组织,开展了农民运动。在县城附近,黄公峪秘密建立了监利县第一个党支部,龚南轩当选为宣传委员。

大革命失败后,龚南轩沿湖迁入洪湖,坚持斗争,组织领导全县秋收骚乱,在洪湖岸边建立了最早的小革命根据地。

在20世纪20年代末,龚南轩不幸在进行地下活动时被捕。 “我想投降,除非我是日出,河才回来!”他对敌人说。

当敌人看到它时,他无法做到。他用柔软的手法,带着龚南轩的侄子带着他的小儿子去监狱探望他。他利用所谓的“天上人性”来说服他投降。

在执行当天,敌人给龚南轩一个脚踝和手铐,然后前往昌街。龚南轩在街上喊道:“革命必须胜利,反动派才会灭亡!”

秦风2:对我有什么用?为儿童报仇

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镇,革命母亲秦风二里九英烈的故事广为流传。

“红军之树上的红旗飘浮着。”红色诚信教育基地的教师吴荣融说,秦风基有三个儿子,长子李恒久是中共中央军事部长。在长子的影响下,秦风儿也踏上了革命道路,并担任桃花山区第四届妇女协会主任。

她不仅去村里打电话给妇女反对封建主义和压迫,还调动了她自己的大波李楚文,李波明,李姝文,李曙文,隋子李新德,李光中,李光华和二儿子李秉珍和最小的儿子李作坚参加革命。

1928年8月,在反“围剿”斗争中,李恒久和李秉贞都英勇牺牲,秦风基的其他六个叔叔也被杀害。 1932年7月,国民党在鄂西和安徽省发起第四轮包围和镇压。不幸的是,秦风儿和他的小儿子被捕。秦风的处女兄弟跑来跑去拯救她的妹妹和侄子。最后,敌人只承诺放弃秦峰的死刑,但她仍想杀死她的小儿子李作坚。秦风愤怒和愤怒之后,她说,我有什么用?为孩子们复仇!

就这样,秦凤儿为儿子的生命交换了生命。在监禁之前,秦风基喊道:“共产党正在杀人!”

一个10人的家庭参加了革命,9人是英雄和正义的.

沿着洪湖湖岸漫步,洪湖之浪等故事不断涌向记者。